返回首页
资产管理CURRENT AFFAIRS
资产管理 / 正文
AMC发挥独特功能 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设立是为了应对当时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特别是在化解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和国企改革脱困方面,资产管理公司应运而生。AMC过去将近20年的发展,时代在变,事物在变,不良资产主业的内涵和外延也在发生变化。

  我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能的关键攻关期。

  转换经济增长方式、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很重要的一个主线就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作为在金融体系中以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支持实体经济为使命的金融机构——AMC,在新时代发挥其独特功能,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深耕不良资产主业

  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设立是为了应对当时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特别是在化解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和国企改革脱困方面,资产管理公司应运而生。AMC过去将近20年的发展,时代在变,事物在变,不良资产主业的内涵和外延也在发生变化。

  中国信达总裁助理梁强在第172场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着近年来经济新旧动能的转换、经济增长发展阶段的变化,客观上必然会产生需要进一步化解的资产、需要进一步盘活的资产。

  梁强表示,我们在经营方面,坚持与时俱进,既注重拓展传统的银行端的不良资产,也注重拓展企业端的不良资产;既注重问题资产和问题企业的并购重组,也注重问题企业的救助和僵尸企业的出清;既注重参与企业市场化的债转股,又注重企业体制机制的转换,包括推进混改等。我们通过拓展不良资产的市场,形成了不良资产更加全新的格局。

  比如,某一央企集团按照国资委的要求,需要强身健体、突出主业。在如何突出主业、盘活辅业资产,或者是剥离低效、无效资产方面确实有客观的需求。去年以来,中国信达针对这家央企集团的现实需求,通过资产包的收购、整理、资源配置、重新优化,既帮助该央企集团实现了辅业资产的盘活,也实现了这类辅业资产在社会更大范围内的重新优化配置。

  在经济结构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中,企业在生产经营、流动性安排方面难免会出现一些新的困难和问题。比如一家民营企业集团,过去在高速发展阶段板块较多,资产负债水平较高。现在企业自身出现问题,也殃及担保圈、担保链上的企业,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信达发挥专业优势,通过金融资产的收购、非金融资产的接收,危困基金的出资,参与危机企业的重整,引入战略投资人,瘦身健体、盘活存量、注入增量等一系列措施,帮助企业盘活,解决了企业自身困难,也有效解决了地方金融风险化解的问题。

  再比如,针对打破僵局,支持出清。有一批僵尸企业,严格来讲,按照市场竞争的规律是应该淘汰出局的,这也是符合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对这一类企业,往往在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以后,有一些困难和难题。比如说,破产的费用怎么解决?企业本身流动性已经出了问题,已经进入破产程序,这个僵局怎么打破。如果不能打破,势必会影响到破产程序的推进。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也根据市场的实际需求,发起设立了危困企业投资基金,以投资困境企业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为切入点,延伸了不良资产经营的链条,帮助危困企业解决了破产程序实施困难等问题,支持僵尸企业市场出清。在这个方面,我们的基金发起设立以后,已经有多个项目实现了签约落地。

  债转股不是简单降杠杆

  中国信达总裁助理陈延庆表示,中国信达目前落地11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落地金额139亿元。除了这11个已经落地的项目外,目前正在推进的项目有十几个,配套完成拟转股债权收购超过100亿元。同时注册成立了总规模500亿元的降杠杆基金,以充分吸引社会资金参与降杠杆工作。

  “我们认为,市场化债转股业务不是简单降杠杆,不是简单地把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移到权益,而是‘周期性+结构性’的调整。”陈延庆表示,其中“结构性”调整就包括去产能、高质量发展等,中国信达围绕“三个结合”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业务,一是与降本增效、产业升级相结合;二是与深化国企改革、转换体制机制相结合;三是与淘汰落后产能、推动兼并重组相结合。

  同时,陈延庆在会上谈及了淮矿项目这一中国信达持股的政策性债转股项目。他表示,淮南矿业项目是中国信达响应国家政策,通过市场化债转股推动国企改革及行业并购重组,以实际行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又一案例。煤炭和钢铁行业是本轮去产能、降杠杆的重点行业,包括淮南矿业在内的大量龙头企业在上轮经济周期中取得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资产负债率过高、业务发展多元、社会负担沉重、体制机制僵化等问题。为解决上述问题,中国信达按照“三个结合”原则,充分发挥“功能优势+技术优势”,进行“周期性+结构性”的筹划设计,进行了包括股权置换、设立基金收购不良资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市场化债转股等一揽子措施,支持淮南矿业剥离非主业资产、解除担保、完善产权、实施市场化债转股、引入战略投资者。

  危困企业救助

  针对打破僵局、支持出清。有一批僵尸企业,严格来讲,按照市场竞争的规律应该淘汰出局。这符合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对这一类企业,往往在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以后,存在一些困难和难题。

  陈延庆表示,2016年、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清理僵尸企业上升到事关经济发展全局战略的高度。所以,清理僵尸企业、救助困难企业、发挥破产法在化解金融风险和维护金融安全方面的作用,已经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金融系统、各级政府和各级法院的一项重点工作之一。但是,很多危困企业进入到破产程序之后,遇到了重重的困难,涉及到利益主体包括地方政府、金融债权人、非金融债权人、企业的职工等等,各方面的利益主体有各自的诉求。这些危困企业遇到一些问题包括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欠交税费、工资和社保费用的欠缴、人员安置等各种因素导致目前破产程序无法顺利进行。另外,还有资产的受偿比例过低,好的资产或者部分可以运作的资产维持下去非常困难。

  据陈延庆介绍,危困企业投资基金首期规模是100亿元。截至今年6月末,中国信达已投放规模超过8亿元。另外还有多个项目正在审批过程中。这些项目的选择主要在装备制造、钢铁、有色、物流行业。而这块业务潜在的市场比较大,中国信达的这块业务还在起步阶段。

  “在实践中,我们一方面要大胆探索,拓展问题资产和问题机构重组的业务机会;另一方面,也要注重防范在危困企业救助中发生经营风险,也就是要‘雪中送炭’,但不能被炭火伤及自身。这是目前危困企业的情况。应当说得到地方政府和被救助企业的高度认可和评价,接下来,我们会把规模进一步扩大。”陈延庆说。

责任编辑:韩胜杰